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韶澈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地摄影师手札

章节目录 第1499章 第二条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499章 第二条河

    茫茫草地上,火红的朝阳艰难的跳出了地平线,也让走了半夜,已经瑟瑟发抖的众人全都松了口气。

    “歇歇歇脚.”

    走在最前面的张二娃哆哆嗦嗦的说完,带着大家走到了一块光秃秃的小高地上。

    将早就吹灭的风雨灯还给季护士,张二娃顾不得休息,招呼着李壮帮忙,从卫燃的挑子里取出油布,以最快的速度搭好了帐篷。

    如今太阳虽然终于冒出来了,下了大半夜的雪糁也停了,但这草地上却刮起了几乎能把人冻透的寒风。

    颇为艰难的用木棍将油布的四角固定好,众人立刻迫不及待的钻进去,各自坐在斗笠上,披上仅有的三条毯子,用冻的通红麻木的双手艰难的脱下脚上的皮草鞋以及带着冰碴的“布鞋”,揉搓着同样已经冻的失去知觉的双脚。

    “班长,点.至少把煤油灯点上,让小喇嘛暖和暖和吧?”

    李壮打着哆嗦说道,他的肩头已经结了一层冰壳了,“他还生着病呢,这样下去会冻坏的。”

    “不用点煤油灯”

    卫燃赶在张二娃开口之前说道,“我我有办法”

    说着,他伸手从竹筐里一阵翻找,取出了他的搪瓷缸子。这里面有大半杯已经因为低温凝固的马油,以及四根在油脂尚未凝固前就已经被浸透的碎布头。

    翻找出火镰等物,卫燃在一番长达十分钟的敲打之后,总算点燃了火绒,继而引燃了那几根碎布头。

    随着搪瓷缸子燃起冒着黑烟的火苗,众人也围坐的更加紧密了一些,并且将各自冻的通红的手伸到了不断跳动的火苗周围汲取着宝贵的暖意。

    “季护士,油灯借我用用。”卫燃说完,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季护士倒是没有多问,立刻取出油灯递给了卫燃。

    接过油灯,卫燃一番研究之后小心的取下了那个比排球只小了一号的球形玻璃灯罩,将其照在了搪瓷缸子上。

    有这灯罩在,那四个火苗也趋于稳定不再跳动,它们释放的热量也不再随风飘散,而是先传导到灯罩上,再由灯罩缓缓释放出来。

    “吃点东西吧1

    张二娃提议道,说着,他已经从竹筐里翻出了两个被毯子层层包裹的水壶。

    “咕嘟”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那俩水壶,包括那个更大好的铜皮烧水壶,在他们出发前就装满了煮沸的鱼汤,之前一直由卫燃挑着呢,甚至为了保温,他们还把所有的毯子都裹在了这仨容器的外面。

    “还热着呢,大家快把碗拿出来。”

    张二娃招呼了一声,李壮赶忙把之前和烧水壶一起发现的搪瓷碗拿出来,给每人都分了一碗鱼汤。

    “季护士,给小喇嘛吃药吧。”卫燃提醒道。

    闻言,季护士立刻从她的挎包里取出了那个铜皮饭盒打开,从托盘里拿起两颗木炭递给了小喇嘛。

    现如今小喇嘛不再窜稀,盐水自然是不用再喝了,但这炭块还是要吃一段时间才行。

    等小喇嘛把木炭吃进肚子,卫燃和季护士这才各自端起搪瓷碗,迫不及待的喝起了仍旧有些烫嘴的鱼汤。

    “班长,等下咱们还继续走吗?”李壮开口问道。

    “你们觉得呢?”张二娃将问题抛给了大家,“咱们还有一顿早饭没吃,如果”

    “我看还是继续走吧”

    季护士忧心忡忡的说道,“咱们已经休整过好几次了,再拖下去就真的追不上大部队了。另外,这么大一碗鱼汤就够了,饭盒里的那些鱼肉,还是等咱们坚持不住的时候吃吧。”

    “也好.”张二娃想了想细心的问道“小喇嘛的身体还扛得住吗?”

    “没问题,后半段他都不用我们扶着自己走了呢。”季护士开口答道。

    “我也觉得还是继续走吧”李壮附和道,“趁着咱们有吃有喝,能走多远走多远。”

    “我没意见”

    卫燃同样点点头,随后又灌了一口鱼汤,这碗哪像季护士说的那么大,容量恐怕都没有搪瓷缸子大呢。

    “那等下暖和暖和,咱们就继续走。”张二娃终于做出了决定。

    “是1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等每人喝了两碗鱼汤,那太阳也已经离开地平线能有两指高了。

    “看那边1

    李壮突然坐直了身体,抬手指着前进的方向,只不过,他那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惊喜之色,换言之,他看到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风也小了一些,就连能见度都高了不少。

    顺着李壮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不其然在视野的尽头,有一条蜿蜒流淌,被朝阳染成了金色的河道。

    “走吧”

    张二娃说着已经站起身,“收拾东西,争取今天能到河对岸。”

    卫燃见状立刻吹灭了马油灯,将这搪瓷缸子小心的放在了竹筐里。

    合力收起了油布和毯子,大家再次穿上了冰凉的布鞋和皮草鞋,还趁着太阳尚未将地表的积雪融化,给清空的水壶里装满了冰凉的雪糁。

    依旧是张二娃走在最前面,这次都在第二位的却变成了李壮,然后才是挑着担子的卫燃。

    “噗嗤”

    一脚下去,冰凉的烂泥顿时夺走了脚上好不容易积攒的些许温度,卫燃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攥紧手里拄着的木棍,咬着牙迈开了第二步、第三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一点点的爬上了头顶,原本凛冽的风也渐渐停下来,众人也再次被晒的衣服上长出了汗碱。

    一个又一个草甸,一片又一片泥沼,还有一根又一根或是系着布条,或是没有系上布条的木棍都在一点点的让他们的旅途越来越接近仍旧看不到的目的地。

    时不时的,他们还能看到泥沼水面上飘着肿胀的红军战士尸体,又或者孤零零坐在草甸子上,抱着怀里的木棍,看着终点的红军战士尸体。

    眯起眼睛看了眼越来越高的太阳,卫燃趁着他们又一次停下,等待张二娃和李壮探路的功夫,将装满鱼汤的水壶放在了黑色的雨布上,并且在上面又盖了一层黑色的雨布,期待着能利用太阳能加热水壶里剩下的鱼头汤。

    至于他们自始至终都没吃的那份仍旧装在饭盒里的早餐,却像是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甚至为了能让它保存的更久一点,昨天夜里卫燃还特意把它摆在了外面,此时里面的鱼肉和鱼汤已经冻成了带着冰碴的肉冻了。

    短暂的停留过后,卫燃三人在张二娃和李壮的招呼之下再次迈开了步子,沿着他们在烂泥里趟出来的黑泥汤轨迹,拄着木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卫燃同志,你那照相机还能拍照吗?”走在最前面的张二娃突兀的开口问道。

    “能”卫燃回应道,“还能拍三张”。

    “等咱们过了河一起拍一张怎么样?”

    张二娃头也不回的问道,“等咱们都走出了草地就再拍一张。”

    “还有一张呢?”卫燃下意识的问道,“还有一张拍什么?”

    “我还能全都给你用了?”张二娃笑了笑,“剩下那一张,你爱拍什么拍什么。”

    “好”

    卫燃大声回应道,“等咱们过了河就拍一张,等走出了草地,就再拍一张1

    这一起拍照的约定像是给这支仅剩无人的小队伍又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所有人都咬着牙迈开步子加快了速度,只盼着能早点过河,早点一起拍一张照片。

    “那条河里要是还能抓到鱼就好了”李壮忍不住咂咂嘴,“到时候咱们再熬一大锅鱼汤。”

    “得有柴才行”张二娃忍不住提醒道,“咱们的柴可不多了。”

    “说不定河对岸就有呢”李壮颇为乐观的猜测道。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不过是白日做梦罢了,这一路上,除了上次停留的那片松林,他们连棵像样点的灌木都没发现。

    在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中,太阳一点点的西斜,天空也渐渐被阴云笼罩,那条河也终于出现在了近前。

    这条河远虽然和之前那条河一样拉着几道绳索,但宽度却有四五米,他们唯一庆幸的是,河水的流速看起来并不是太快。

    但让人绝望的是,在他们这一边的河岸上,在那些草甸上,却有近百位红军战士三五成群的坐着,拄着木棍,坐在斗笠上,朝着河对岸的方向坐着。

    他们头上的军帽戴着格外端正,帽子上的红星也格外的显眼,但.他们都已经发臭了。

    那浓郁的尸臭味,甚至在半个多小时之前,卫燃等人离着这里还有很远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清楚的闻到了。

    “等咱们过了河,给他们拍一张吧。”张二娃极力压抑着全身的颤抖说道。

    “好”

    卫燃点了点头,扭头看了眼几十米外宛若天谴一般的河道,喘了口气说道,“过河前把鱼汤喝了吧,用太阳晒了一天了,应该是热的,这样也免得等下过河的时候打翻了。”

    “也好”      张二娃点点头,“把鱼汤都喝了,等过了河,咱们就吃饭,把昨天剩下的鱼肉全都吃了1

    他这边话音未落,卫燃便放下了竹筐,先拿出搪瓷碗给每人都发了一个,随后掀开了被晒了一天的雨布,握住了略显烫手的烧水壶提手打开壶盖,先让季护士往里面加了些粗盐,然后重新盖上盖子晃了晃,这才拔掉壶嘴的木塞子,给每人都倒了一碗鱼汤。

    “这鱼汤还烫手呢1

    季护士惊喜的说道,别看大家被晒了一整天,但膝盖往下却一直都是冰凉冰凉的烂泥地,而且眼下天又阴了,他们还即将过河,这个时候能喝上一碗滚烫的鱼汤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放下烧水壶端起属于自己的那碗鱼汤,卫燃抿了一口发现,这鱼汤已经被晒的能有50摄氏度上下。更何况这里面还加了身体急需的盐分,这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每人连着干了四碗鱼汤,直到那烧水壶里就只剩下快被煮散架的鱼头和鱼鳞鱼骨头等物,大家也不由的看向了那条河。

    “走吧”张二娃将搪瓷碗丢进竹筐里。

    一时间,已经喝完了鱼汤的众人纷纷将搪瓷碗丢进筐里,又帮着卫燃用毯子将两个竹筐口绑死,并且把众人的绑腿带连在了一起,这才踩着烂泥走到了河道边缘。

    伸手抓住那条只比河道水面高出不过20厘米的绳子拽了拽,张二娃接过身后李壮递来的绳子绑在腰间开口问道,“你们都会游泳吧?”

    “我会”李壮最先回应道。

    “我也会”卫燃第二个答道。

    “我”

    季护士慌了慌,“我不会,要不然我留下.”

    “说什么胡话”

    张二娃想都不想的说道,“班长让我把你们都带出去,你们就算是死,也得死在草地外面1

    说完,他看向了小喇嘛,比划着狗刨的姿势,接着又指了指河道,嘴里也用汉语问着小喇嘛会不会游泳。

    也不知道是不会还是没有听懂,小喇嘛摇了摇头,接着又用只有他和卫燃能听懂的奘语说道,“我不会游泳”。

    “看来他也不会”卫燃帮着做出了判断。

    “没事”

    张二娃紧了紧绑在腰间的绳子,“不会也没事,等下我们把你们俩拽过去,最多呛几口水。”

    说着,他将手里的木棍探入了河道,随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胳膊肘都已经在河道之下了,却仍旧没有探到底。

    张二娃脸色白了白,收回木棍又摘下肩上背着的枪和水壶,“我先过去,李壮,你第二个过去。”

    “是1李壮想都不想的应了下来。

    根本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张二娃便抓着悬在河道之上的绳子走进了河道,并且在那根绳子的帮助之下,还算顺利的游到了对岸。

    “李壮!该你了1张二娃一边说着,一边解下腰间的绳子拴在了岸边的木桩上。

    得到信号,早已做好了准备的李壮立刻将绳子拴在自己的腰间,想都不想的走进了冰凉的河水里,同样攥着悬在河道上的绳子顺利的游了过去。

    “卫燃,先把武器和竹筐送过来1张二娃再次下达了命令。

    “好1

    卫燃立刻将众人的武器装在原本由季护士背着的竹筐里,随后系上绳子,又把背带绕在了河道上悬着的那条粗绳子上。

    在张二娃和李壮二人借助绳子的拉扯下,这第一个竹筐还算顺利的被拽到了对岸。紧随其后,卫燃挑着的那俩竹筐乃至扁担等物也被拽了过去。

    “季护士,你先来吧。”张二娃开口说道,“让小喇嘛最后怎么样?”

    “我怎么做?”

    季护士压下心头的慌张问道,别说他们现在个个体力不足,就算是平时,这么宽的一条河对于她来说也足够吓人了。

    “抓紧绳子就行1

    张二娃大声指挥着,与此同时,卫燃也用对岸抛过来的绳子,绕着季护士的腰胯和大腿系了一个在后世颇为常用的简易保护。

    他这边帮季护士做好了准备的同时,张二娃也将手里的绑腿带绳子在悬在河道上的绳子缠了半圈,这无疑是个聪明的做法。

    一番准备,季护士双手抓着绳子走进了冰凉的河道,在两岸人的鼓励下,总算在脱力松手之前,有惊无险的被拽到了对岸。

    “该你了”

    卫燃拍了拍小喇嘛的肩膀,故技重施把对岸抛来的绳子绑在了对方的身上。

    反观小喇嘛,肉眼可见的咽了口唾沫,随后在张二娃等人的示意下,咬着牙抓紧了绳索桥走进了冰凉的河道。

    一步,两步,三步,当小喇嘛迈出第四步的时候,却像是一脚踩空了一样,又像个秤砣一般,眨眼间便沉入了河水里。

    “拉1

    张二娃大喊一声,用力扯动手里的绳子,将水里疯狂打扑腾的小喇嘛给到了岸上。

    “呕——1

    双腿和屁股先被拽上来的小喇嘛都没等站稳便突出了一口烂泥,接着便是在一番剧烈的咳嗽和喘息中,总算把呛进去的水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呼”

    看着对岸忙着安抚小喇嘛的众人,卫燃着实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会在这里

    想什么呢!

    卫燃一脸庆幸的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同时却也注意到,那流速并不算快的河面上,不但飘着小喇嘛的木头碗,而且还飘着他平日里挂在脖子上的那串念珠。

    只可惜,他发现的实在是晚了一些,此时那两样东西都飘出去挺老远了。

    “小喇嘛1

    卫燃朝对岸喊了一声,等对岸抬起头,立刻指了指河道。

    后者顺着卫燃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随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怀里,他那同样略显瘦小的身体也跟着颤了一下。

    但很快,这个小喇嘛却又露出了他那灿烂的笑脸,朝着卫燃摇了摇头。

    “卫燃,接着1

    话音未落,李壮便将绑腿带绳子抛了回来。

    难不成自己会出事儿?

    卫燃在往自己腰间系绳子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想到,他总觉得会在这条河这里发生什么意外。

    念及于此,他甚至仔细的将绳子检查了一番,随后才迈步走进了冰凉的河道,抓紧绳索桥,格外顺利的游了过去。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呸呸呸1李壮嘟嘟囔囔的念叨着,显然是和卫燃想到了一起。

    “小喇嘛没事吧?”卫燃一边解绳子一边转移了话题。

    同样才松了口气的季护士连忙接上这个新话题,“他下水的时候好像抽筋了,加上又不会游泳这才跌倒了,除了呛了几口水吃了一嘴烂泥没什么事情。”

    “既然这样”

    卫燃赶在张二娃开口说些什么之前,一边忙着解开绑在竹筐上的毯子一边说道,“咱们就在这里拍个照吧。”

    “我刚要说这个”张二娃憨笑着划拉着后脑勺,“卫燃同志,快看看你的照相机没泡水吧?”

    “我看看”

    卫燃说着,假意将手伸进了油布里作掩护,取出了金属本子里的禄来双反。

    “还行”

    卫燃故作紧张的一番打量之后说道,“没进水,班长,咱们在哪拍?”

    张二娃看了眼河对岸,又看了看周围其余人,开口说道,“就在这里吧,卫燃同志,能.能把对岸那些同志们也拍进去吗?”

    “没问题1卫燃痛快的应了下来。

    很快,包括小喇嘛在内的众人在烂泥地里站成了一排,卫燃也将相机摆在了竹筐上,用取景器套住了那些年轻的红军战士们,套住了身后那条深不见底却放他们一马的河,更套住了河对岸那些草甸子上凝望他们的同志们。

    “准备好1

    “全体都有——敬礼1

    随着张二娃的口令,众人齐刷刷的抬起了手臂,这次,连小喇嘛的动作都格外的标准——他平时可没少练呢。

    按下自拍拨杆,卫燃趟着烂泥跑过去,和他们站在一起,一起抬起了手臂。

    拍下了这张照片,张二娃一番踅摸之后,抬手指着远处的一个小高地说道,“咱们去那!把剩下的那些鱼肉都吃了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